中宁曾经是一个以枸杞为特产的传统农业县。

  20世纪70年代,中宁人凭着人拉肩背,在黄河两岸完成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基本农田建设。为了把以枸杞为“亮点”的农业发展得有声有色,中宁人把土地看成命根子。

  当时,国家大变革之前的一些前奏也同样在中宁大地上奏响。中宁地理位置优越,又是西部交通的咽喉,前期规划中的中太银铁路和宝中铁路的大型编组站的位址就选在中宁,所选地段正处于享黄河自流灌溉、旱涝保收的传统栽培的阳坡农作区。同期,长庆油田数万人的后方生活基地也选址于中宁,所选地段正是古清水河口“中宁枸杞”的有名产地——聂湾耕作区。

  对此,上上下下的冲突开始了。

  许多人认为,这千载难逄的机会,可以打破中宁以农业为主的传统经济格局,一个包含城市建设、就业、人口、消费的新机遇将使中宁得到飞速发展。但来自更多人的声音是:大面积的建筑必将要对传统农业带来大的创伤,祖宗传下来的枸杞园将会大片大片的砍掉。中宁是宝地,“中宁枸杞”是造福世人的名贵中药材,枸杞的“祖”,枸杞的“根”坚决不能丢。

  面对枸杞人的信念和坚守,国家级的征地计划终于对这方土地做出了让步。岂知,这个让步,付出的不是普通的代价。

  包兰铁路从东而来进入宝中铁路、太中银铁路的列车,向西都要走一段多余的路,都要先开进中卫,再和摘掉车头,从列车尾部拉回近30余公里,再从中宁盆地边缘向南而去。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乘坐这段火车经过这段路程,都要深情的凝望中宁的枸杞园。他们除了对眼下这一片连一片画卷般的“宁夏红宝”所叹服外,更叹服的是共和国保护珍贵中药材和人类养生物种原产地的抉择。

  进入80年代,中宁县委、政府旗帜鲜明的提出了“稳上粮油,大上枸杞,快上林果,发展畜牧”的发展思路。到本世纪初,规模化的“中宁枸杞”生产格局形成了。到2008年,“中宁枸杞”已经两次登上共和国“神舟”系列航天器,通过宇宙科学透变,得到了更好的品质保障。2012年,中宁投资10亿元建成了国际枸杞交易中心,吸纳了全国各产区的枸杞进行集中交易,道地“中宁枸杞”的交易价,成为全国枸杞交易价格的“晴雨表”。2013年,因原产地“中宁枸杞”的品质所决定,以占全国23%的种植面积,创造出了产值占全国35%奇迹。

  作为枸杞的发源地和原产地,中宁县历届县委、政府都严守着来自自治区的这样一个“军令状”,那就是:“中宁枸杞”属于全世界,是全人类的健康瑰宝,那一届班子的手里丢了这个品牌,他们就是历史的罪人。为了实现“领军”“先行”的目标,中宁县委和政府“主动出击”,带领全县人民与国内外科技、贸易、环境、文化等方面开展广泛合作,启动“中宁枸杞”20年长远计划,建设枸杞良种繁育、人才培养、质量检测、市场交易、科技研发、枸杞文化“六大中心”。建立了中科院院士工作站,组建了以中宁枸杞集团为中枢的枸杞产业创新联盟,完善了新型的营销网络及现代产业体糸。

  枸杞之韵,情暖天下。到2016年,中宁枸杞品种普及率在全国六大产区已突破80%。各引种地区的效益一直在一个攀升的势头上运行。

  在一年胜似一年、一浪高过一浪的全球性枸杞养生共识中,产于本土的“中宁枸杞”的身价不是降低了,而是显得更加金贵和重要。2017年,“中宁枸杞”区域品牌评估价值达172.88亿元,枸杞产业综合产值达39.7亿元,中宁枸杞以悠久的历史文化、独特的地理环境、先进的栽培技术、可靠的质量品质、精良的加工工艺和丰富的产品品类,牢牢占据中国枸杞的尖峰,成为世界枸杞的领军品牌,成为中国最优质枸杞的代表。

  大德有报,天酬杞乡。“中宁枸杞”走向世界,这不仅是上苍赐于中宁枸杞人的最大荣誉和使命,这也是历史的必然。(田永前)